首页
>官方网站(中国)有限公司>文化园地>和谐之窗
父母唯其疾之忧

大学时曾选修过经典古籍研读课,学《论语》,讲到为政篇时有这么一段,孟武伯问孔子“何为孝”,子答曰:“父母唯其疾之忧”,令人久久不能忘怀。

高考结束后选择大学,我离开了生于斯长于斯的包头,来到千里之外的长沙。即将孤身一人在陌生的城市求学,周围不再是熟悉的老师同学与父母,我却不以为然,满心都是新奇与闯劲儿。报完志愿我便前往上海做家教,之后每一年的暑假都会去到不同的城市打工,直至开学前再返回学校,自然与父母相聚的时间更少。父亲总说去吧去吧,年轻人就是要多出去锻炼,这样才能成长。母亲一言不发,只是在过年回家时给我变着花样地准备饭菜,仿佛借此方能弥补她的孩子一年在外缺失的营养。

大学毕业不久我来到宜昌工作,虽然未像之前那么远,但也是同省异市,只有逢年过节才会回家。不久前打电话给母亲,正赶上换季昼夜温度差骤然拉大。我的身体一向不算好,这次也稳稳中招,连续吃了两周药病情也不见好转,和母亲讲话时总夹杂着钝钝的咳嗽声。母亲说,知道你生病了,我总是整夜整夜的睡不好觉,心里不住地发慌。担心你的身体,也怕你一个人在外面有点什么事情也没人能照顾你。父母唯其疾之忧,我突然在这一刻想起了这句话,那曾只在课本上存在的黑白文字瞬间变得鲜活,直击人心。

这就是父母啊,我想。

其实随着年龄的增长,加之又到外地上学工作,我与父母的联系远远不如中学以前,每每打电话总会彼此沉默。父亲偶尔还会问问学习工作如何,母亲的话却永远大同小异,“吃了什么?睡得好不好?有没有生病不舒服?”上大学以来便是如此,她从不在乎自己的女儿是否获得了什么奖项、又取得了多大的成绩,如若有也只是欣慰地笑笑,但吃好睡好不生病可能是普天之下所有母亲最质朴、也是最真诚的愿望,其他旁的事都不如孩子身体健康来得重要。我的身体在几百公里之外也时时牵动着母亲的心,有时说到最近熬夜,于我们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,母亲却会念叨很久。曾经让人倍感烦躁和无奈的唠叨,经过时间与空间的打磨与酝酿,再传来时只余满满的爱与关怀。

现在想来,儿时的我应该是喜欢生病的。不仅是可以不用上学、偷得一时清闲,更是为了享受父母的悉心照顾。生病时父亲总会骑着自行车带我去诊所,我便靠在他宽厚的背上,享受这份安心。母亲则是用那双粗糙的大手不时地抚摸我的额头与后背,烧好水待水温合适后再喂我吃药。他们都是不善言辞的人,很少对孩子直言“爱”这个字眼,但我能从他们的一举一动中感受到爱的无处不在。

父母唯其疾之忧,其实子女何尝不是如此?随着年龄增长,昔日操劳的后果与伴生的病痛也在父母身上一一显现。不在父母身边,自然无法及时了解他们的身体状态,心中的忧虑更甚。但正如作为孩子的我们向来报喜不报忧一样,父母同样不愿暴露自己的虚弱,既是不想让孩子们担心,也是想一直成为其坚实的后盾,无论何时都屹立在哪儿,沉默但有力。

故唯其疾之忧,父母与子女共尔。